艺术评论百科

创建人:姚明飛 | 创建时间:2011-11-29 | 所属分类:时事评论 文学 文化遗产

一个不甘平庸的年轻人用艺术家的眼光诠释艺术的生活,希望能够帮助大家更好的理解艺术,理解生活,让更多的人爱上这种艺术类的生活。

  • 投票
  • 关注
  • 文章
  • 问答

《赵氏孤儿》:凯歌是怎样使用语言的?

2011-12-10 09:21:06 本文行家:姚明飛

《赵氏孤儿》影片中导演正是全面的把握语言的功能,凸显其简洁含蓄与深刻性特点,并通过对于语言的巧妙运用揭示人物之间的矛盾关系,借简单的对话塑造鲜明的人物形象,推动着故事情节的发展。

《赵氏孤儿》剧照《赵氏孤儿》剧照

     凯歌执导的影片《赵氏孤儿》安静平和地讲述了关于赵氏孤儿在杀戮中性命得以保全,长大后纠结于赵家、程婴、屠岸贾之间的恩仇的故事。在影片中体现出了编导对于语言的纯熟运用技巧,尤其人物之间的对话含蓄简练,耐人寻味。这为暗示人物之间的关系,塑造个性鲜明的人物形象做出了重要贡献,同时也通过语言暗示,预言故事结果,推动故事情节的发展。正是语言的巧妙运用使得原本枯燥的剧情和干瘪的人物形象变得绘声绘色和丰满朗润起来。也正是语言的简洁化与含蓄性吸引着观众去窥看去思考,也正是对于这特色语言的恰到好处的运用使得这部影片成为了一部有意味的影片。

   在影片中导演安排了几处有意义的对话,通过简单的对话暗示各个人物之间的矛盾关系。相国赵盾之子赵朔领兵打仗凯旋归来,国君为其设宴庆功。在朝堂之上赵盾献给国君五色社稷之酒,说是借百姓之名义希望主上做一名圣明的国君。而这时屠岸贾献给国君一条西域神猎,也说是希望主上做一名圣明的国君。其实两个人说的话都有弦外之音,意在说对方是奸佞之人,希望国君能够铲除对方。而后两个人的交锋正式开始。当屠岸贾说要献上西域神猎时赵朔轻蔑的说这不过是一条狗,其意在说明屠岸贾是一条狗,而屠岸贾也明白其中的意思便以“不错,就是一条狗”来还击,他的意思是在说明赵朔就是一条狗。赵盾接着说:“朝堂虽大,容不下一条狗”。醉翁之意不在酒,赵盾正是要说明朝堂里虽大容不下屠岸贾这个狗一般的大臣。当狗朝向赵盾狂叫时屠岸贾则不失时机的还击说:“大人不要害怕,它只是个畜生”又将赵盾比作一条畜生。怒气之下的赵朔拔剑奋起赵盾则说:“对付一条狗还用得着拔剑吗”看似劝说赵朔不要杀狗其实是含沙射影,意思是对付屠岸贾这样的狗用不着拔剑,不值得跟屠岸贾这条狗生气。这段对话看似他们始终在谈论狗其实是互相辱骂对方。这样一段简单的对话却隐含很多信息,耐人寻味。而更巧妙的是通过这一段简单的对话让观众感觉到了屠岸贾和赵家之家剑拔弩张般紧张的关系,暗示了他们之间尖锐的矛盾。

   眼睛是心灵的窗户,语言是思想的表达。导演正是通过对于片中人物语言的巧妙设置,使得观众深刻的体会到鲜明的人物形象。在庆功宴一场中,屠岸贾在与赵氏父子唇舌之战中表现的老谋深算睚眦必报,对话简单却含沙射影意味深长。短短的一段话却让观众深刻的体会到屠岸贾的奸佞小人的形象。在程勃跳下房顶一场中屠岸贾和蔼的让程勃跳下来说要接着他,但最后却撒手不管。最后对程勃说:“干爹要你记住,不要相信任何人”,这句话正是体现了他的多疑与阴险。简简单单的一段对话就将屠岸贾这个小人形象刻画的活脱鲜明。

   语言的功能在于表情达意,影片正是将语言运用的出神入化,用最为简单的语言表达最为真切的情意。在韩厥与程婴恐吓程勃一场中,当被韩厥要挟时程婴对程勃说:“跑”。正是这一个‘跑’字将程婴对于程勃的感情流露无疑。在最危急的时刻程并没有说要程勃替他报仇或者救他,而是脱口而出一句“跑”,他不想让程勃受伤,只想让他逃命,这也就体现出了程婴对于程勃深深的爱意。在父子相认一场中,程勃知道自己真实身份后对程婴说:“你不是我爹”,而程婴则说:“我怎么不是你爹?你就是爹的儿子”这句话很是耐人寻味,其实我是你爹与你是我儿子是一个意思,但是换成片中的说法正是为了强调他们之间的父子关系。虽然客观上他俩并不是血脉的父子关系,但这句话就很好的说明了程婴已经将程勃看作是自己的亲生儿子,越是反复的强调这种关系就越体现出程婴对于真实关系的恐惧与逃避。在这句话中蕴含着程婴多年来的含辛茹苦,更体现着对于程勃的爱与不舍。虽然简单,但情真意切。又如,程婴在弥留之际对程勃说的最后一句话“以后不许哭了”,既是是告诉程勃又是告诉自己,程勃的仇报了,自己的仇也报了,程勃不许哭了,自己也不许哭了,因为这些年来程婴一直为死去的妻儿在心里哭泣,仇报了也就不许再哭了。但更多的又是对程勃的劝勉,一个父亲对儿子的劝勉,希望儿子更坚强生活着。这一句简单的话可以拓展成一大堆话,一大堆说也说不完的话,但导演恰恰用这一句话就将全部的感情涵盖其中了,字里行间,真情绵绵。让观众寻味,然后感动,然后拍案叫绝。

    另外,影片中的语言设置也推动了故事情节的发展。在影片伊始大夫程婴得到一个儿子,他说道:“要来早来了,偏偏这时候来,这就是命,生儿子也是命”正是这一句话暗示了要有事情发生,为故事展开埋下了伏笔。程婴在跟赵夫人谈话中说:“晚来好,晚来了是贵人,我儿子来的早,轻贱的命”。这句话使得两个孩子有了某种联系,就像是预言一样,预示着发生关于两个孩子的事情,同时又为程婴儿子替赵家孩子死埋下了伏笔。无独有偶,当得知妻子将赵家孩子交出后程婴说:“不是赵家孩子替了咱家孩子,而是咱家孩子替了赵家孩子”。这句话又为程婴的孩子替赵家孩子死埋下了伏笔。正是这些语言上的暗示推动着故事一层一层的发展下去。又如中大夫公孙杵臼临死时对屠岸贾说的那就话“放了赵家孩子,放了他就等于放了你自己”如果屠岸贾不放过赵家的孩子将会怎样?这就为故事的发展提供了空间,推动了情节的发展。

   《赵氏孤儿》影片中导演正是全面的把握语言的功能,凸显其简洁含蓄与深刻性特点,并通过对于语言的巧妙运用揭示人物之间的矛盾关系,借简单的对话塑造鲜明的人物形象,推动着故事情节的发展。也正是导演对于语言的艺术化运用使得此片成为一部引人入胜的有意味的影片。


分享:
标签: 声音 孤儿 生活 | 收藏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姚明飛姚明飞,影视戏剧评论爱好者,戏剧与影视学助教,影评网特约评论员,江山文学网社团编辑。大学期间任学生会秘书长,获“市级优秀学生干部”“文明大学生”等称号,曾担任校文学社社长,并在某艺术院校校刊上发表多篇艺术评论文章。有多年的专业理论学习和实践经验,具备较好的文字功底,敏锐的观察力,评论影视剧作品和关注追踪社会热点的能力。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互动在线 版权所有 © 2005-2017